中溪新闻
中溪新闻 > 财经 > 有地方政府打着环保旗号,影响养猪大计!两部门集体出手了
张维为:到2020年,中国近14亿人将实现全面小康

有地方政府打着环保旗号,影响养猪大计!两部门集体出手了

发布时间:2019-12-01 12:08:37 阅读量:321 来源:中溪新闻  

资料来源:互联网

近年来,生猪和猪肉价格大幅上涨。以北京双井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为例,瘦肉的价格高达每公斤27元,排骨的价格高达每公斤35.6元。

猪肉价格已经成为最近全国关注的问题。9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规划中国生猪产业未来发展,促进转型升级。9月11日,国家新办又举行了一次关于稳定生猪生产和确保市场供应的新闻发布会。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副部长于康震在会上表示,生猪产量持续下降,猪肉价格快速上涨有三个原因,包括“生猪周期”的下降趋势、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以及一些地方行政干预不当。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湖北南部一个地方的农民在《国家商报》上告诉记者,当时,由于环保设施未能通过,环保检查员要求对相对集中的养殖区进行整改,而当地政府直接禁止养殖区内的所有农民,并将不属于禁止养殖区的区域指定为禁止养殖区。

俞康震表示,下一步将与生态环境部合作,引导地方依法设立禁养区,坚决纠正法律法规以外的养猪禁令,防止一些地方以环境保护和防疫为由“减负”和不作为,实施“一刀切”的政策。

专家:单个县创建“无猪县”

最近,养猪业的许多专家集中回答了养猪生产、猪瘟和环境保护等问题。湖南农业大学教授吴根义(Wu Genyi)表示,目前生猪产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非洲猪瘟疫情和生猪周期的叠加。

其中,根据现行防疫要求,一旦发现疫情,需要对周围3公里以内的猪进行扑杀。据媒体分析,迄今为止,由于非洲猪瘟,全国已有1000多万头猪被扑杀,严重打击了农民的积极性。

吴根义说:“因为生猪等畜禽养殖不能给当地政府带来税收和占用土地,所以要求当地政府承担防疫、食品安全和环境保护的风险以及被指责的压力。一些地方政府不热衷于发展生猪等畜禽养殖,甚至打着环保的旗号攻击和挤压水产养殖的发展。

同时,非洲猪瘟的传播途径相对复杂,目前还没有有效的疫苗,这使得农民对繁殖缺乏信心。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朱长雄表示,非洲猪瘟的传播途径非常复杂,很可能在生猪养殖、屠宰、运输和消费过程中传播。同时,非洲猪瘟病毒具有大量的基因类型和复杂的免疫逃逸机制。现阶段开发的一些疫苗不具备完全消灭非洲猪瘟病毒的能力。

资料来源:视觉中国

数据显示猪和猪的数量持续下降。截至今年7月,猪的数量同比下降32.2%,而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同比下降31.9%。

一些地方政府已经指定了禁区和禁止养猪场,这也成为猪数量下降的原因之一。北京中博红环境资源公司研究员贾生元表示,《畜牧法》和《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条例》规定,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核心缓冲区、风景名胜区、城市居民区、文化教育科研区等人口密集区以及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禁止区域建设超过省政府规定的规模化养殖标准的养殖场。

现实是,禁区已经成为一些地方环境管理的“利器”。浙江大学教授罗安城表示,一些地方政府打着环保的旗号,利用禁区的划定来挤压和限制畜禽养殖的发展,包括生猪养殖。例如,所有河流、湖泊和水库周围200米和500米将被指定为禁区,铁路和公路沿线的一定区域将被指定为禁区,自然村将被指定为禁区,一些县和区将创建“无猪县”。因此,广大农民误解了环境保护政策,认为环境保护意味着禁止养猪,“环境保护禁止养猪”和“环境清除”是相当普遍的。

生态环境部土壤生态环境司司长苏荆轲在上述国家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日,生态环境部和农业和农村地区部联合召开视频会议,明确除法律法规禁止养殖的区域外,禁止养殖的区域不得超范围划定。在环境保护的旗帜下,我们不能以提高环境质量为名随意扩大禁区的范围。

苏荆轲说,要立即纠正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坚决、迅速地取消集资禁令和超限集资禁令。

俞康震表示,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应与生态环境部合作,指导地方政府根据规划划定禁入区,进一步明确和规范禁入区的划定和管理要求,加强禁入区划定的准备和验证,要求地方政府落实禁入区内易搬迁大型农场的耕地,优先支持异地重建,避免“一劳永逸地关门”。

液体肥料还田不是污染排放

我国畜禽粪便产量巨大,达到每年38亿吨,规模以上畜禽粪便回收率不到70%。根据第一次污染源普查数据,畜禽养殖cod排放占农业排放总量的96%,占全国总量的近一半。

山东农业科学院研究员盛庆凯表示,据了解,有些地方经常将沼液等液体肥料视为污水,将退耕还林视为污水,并加以禁止。其他人将液体肥料返回农田与灌溉或污水排放混为一谈。所有这些误解都对废物回收渠道的畅通产生了负面影响。盛庆凯建议,应该正确判断沼液等液体肥料返田的性质,而不是排污或灌溉,而是施肥。

资料来源:视觉中国

与此同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董徐人杰表示,截至2018年底,生猪养殖规模率仅为49.1%。调查发现,规模以下的农民弃肥现象普遍,严重影响了农村环境质量。

董徐人杰建议引导和督促农民依法配备基本的环保设施、雨污分流和粪肥储存分解设施,为粪肥回收利用提供基本硬件保护,确保粪肥“可储存和分解”;改进粪肥积累和施用方法。引导和支持废物回收方法的创新,通过培养一批粪肥经纪人,提高各种形式粪肥的商业化水平。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司长彭绍宗在国家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以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已在中央预算中安排了37亿元的投资,主要用于支持大型畜牧县开展畜禽粪便资源化利用,降低大型养殖企业的环保成本。计划选择100个人口在10万以上的大型非牲畜县进行畜禽粪便回收,每个县最高补贴3000万元。到2020年底,对禁区种猪场、大型养猪场的建设、改建和扩建以及大型养猪场的异地重建给予一次性补贴。

更多热点

1、中国绝版旧烟,看过其中一根会证明你老了。

内衣进化,太经典了!!

香港彩投注 赛车pk10 幸运快三手机APP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 云南11选5投注